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涉嫌组织卖淫罪,辩护协助罪名,从轻量刑

2020-05-12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案情介绍:


犯罪嫌疑人赵某,伙同一众犯罪团伙,在合肥高新区某地段租赁一个场所做会所,容留多名不良女性在场所内,从事色情交易。

会所由三部分组成,赵某,李某负责后场,即管理和招募女性。被告人赵某负责管理,另外有同伙负责前场,房租水电和管理服务员。整个团队分工明确,会所内同时容纳十几名卖淫女同时工作,并且涉及外籍妇女。

会所内经营模式有条有理,有人负责用微信等方式招揽客人,有人负责望风,接待,带领客人进入。有人负责安排卖淫女至客人面前挑选,并对卖淫女进行编号,不同价位。被选中后客人会在服务后,客人支付嫖资,犯罪团伙按比例分成。

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后,来到现场查获7对正在进行交易的人员,并将犯罪嫌疑人团伙一并抓获。


律师介入:


犯罪嫌疑人赵某的家人来到万舟律师事务所,找到辩护人,为其做罪名辩护。

接到委托后,辩护人首先和赵某的家人了解办案机关以及案件性质。了解到委托人赵某被当地警方以组织卖淫罪抓捕,同时抓捕了同案的其他人员。本案涉及违法交易的妇女人数多,涉案金额大,并且情节相对严重。

辩护人随即前往办案机关了解案件进展,会见委托人了解案件细节,查阅案件笔录,证据,积极与办案机关沟通,还原案件的真实情况。辩护人针对案件的详细资料,以及委托人的涉案程度,抽丝剥茧,结合指控罪名和证据组成,在法律事实上给与委托人一个辩护的方案。


辩护思路:


从犯罪事实供述和证据指控看,对于控诉委托人赵某参与组织卖淫行为没有异议,但是这个参与有程度定性。赵某在本案中,属于非重要,非决定性参与人,属于从犯,应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理由有三:

1、委托人赵某从未参与过小姐的组织,管理工作。从未控制,胁迫或招募运送人员,达成交易行为,所以不予认定为组织卖淫。

2、委托人赵某的身份只是李某的助理,代其给小姐发放工资,提成。身份在整个组织中不重要,且不是整个交易中的重要环节,相当于李某的管账人身。

3、并没有切实的证据指正赵某在组织中所承担的责任,唯一的聊天记录,也仅是证明赵某为李某完成一些行为。

综上,辩护人还提出了涉案金额的认定,不应该是完成交易的整体金额,而应该是去掉营运费用,人员提成后的净收入。以此,向法官建议定罪为组织卖淫罪的从犯,相当于协助组织卖淫罪,从轻量刑。


案件结果: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赵某,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110万元。


办案小结:


在本案中最大的争议焦点,是在一个共同犯罪的组织中,有没有责任权重的问题。本案的委托人赵某所在的团队触犯了法律是不可辩驳的,那每一个成员都需要按照同样的情况判罚,还是会有所处权重,以及社会危害的不同来量刑。

辩护人认为立法的本质,是约束公民无限的权力,对危害大多数公民权益的行为,起到威慑的作用。法律本着自然心正的原则,对于不同的涉案程度,不同的社会危害,是需要不同的判处量刑。这样对于犯罪人的心理进行约束,总有劝其向善,改过自新的空间。

对于涉案人员,也不要以为自己在违法团伙中,就抱有侥幸心理。犯罪行为就是触及国家的底线,一旦知晓自己在犯罪,应当立刻停止,并向有关机关主动投案,争取自首立功。对于自己在违法行为中的责任权重,积极交代,争取到更好的判罚结果。

1801999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