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涉嫌诈骗罪,最终终止审查

2020-05-12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案情介绍:


涉案人员左某霞的过往经历与常人无疑,考上大学,成为党员,毕业后自投简历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每日勤勤恳恳,半年后终于转正成为运营部经理。两年后,左某霞因为生活安排,辞去了原来的工作,重新加入了求职大军中。


然而就在辞职后不久,左某霞突然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诈骗,公安机关向其解释之后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之前就职的公司涉嫌诈骗,自己作为曾经的员工,也被刑事拘留。


左某霞的弟弟担忧不懂法律的姐姐,求助亲友后决定委托我所辩护律师为其辩护,经过律师介入,最终公安机关对左某霞做出不认为是犯罪的认定,终止侦查。


案件推进:


2018年11月21日,左某霞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8年11月22日,左某霞弟弟委托刑辩律师代理本案。

2018年12月27日,左某霞因检察院不批捕被取保候审。

2019年5月27日,马鞍山市公安局对左某霞做出终止侦查决定。


律师介入:


接受委托的当天,辩护律师立即联系当地公安局安排会见,并在第二天会见到了左某霞。会见后,辩护律师得知,左某霞是在公安机关告之后才了解前公司涉嫌诈骗,由于缺乏法律常识,左某霞在讯问中表示自己知晓公司的诈骗行为,其实际意图只是想表达公安机关已告知此事。

辩护律师及时纠正了左某霞有误差的表述,告知其相关法律概念,并针对左某霞是否知晓公司诈骗这一争议点进行大量介入调查。

本案涉案人员一共32人,而公安机关提供的卷宗中不仅包括涉案人员的大笔录与材料,还包括了被害人的笔录与信息。辩护律师为了找到证明左某霞罪名不成立的证据,需要仔细推敲每个人的言辞,从中梳理出左某霞是否知晓公司的诈骗行为。

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辩护律师多次往返在马鞍山与合肥两地之间会见左某霞,了解左某霞这两年实际的工作情况与公司架构。并及时提交申请,为左某霞争取到了取保候审。

虽然刑事案件时间跨度一般较长,但对于辩护律师来说,时间极为珍贵,越早委托,越早找到突破点,案件的推进就能越早一步,当事人也许就能得到一个更好的案件结果。在反复进行几番会见和大量查阅卷宗后,辩护律师梳理出了左某霞罪名不成立的诸多证据。


辩护意见:


在本案中,辩护律师通过对案件的梳理,认为本案犯罪嫌疑人左某霞可能不构成犯罪,不符合批准逮捕的条件,所以向法院依法提出对左某霞不予批准逮捕的申请。

左某霞虽然在涉案公司工作两年,但结合其工作内容以及所属部门来看并不构成诈骗罪。左某霞在工作中只负责客户下单的网站、小程序、APP的制作与运营工作,虽然是经理职位,却不在公司管理群中,不参加管理会议,领取固定工资并未参与分红。

左某霞既未实施具体的诈骗行为,也未和其他涉案人员形成诈骗的共同犯罪故意,更是对于诈骗的整个经过以及结果都不知情,因此不构成诈骗罪。

侦查机关以左春霞在涉案公司工作较久便主观推定其对于涉案人员的诈骗行为以及诈骗模式知情,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为防止冤案错案,从长计议实为上策。

另外,左某霞在毕业后通过正规渠道应聘到涉案公司工作,签订劳动合同并依法缴纳社保,这些行为在左某霞看来代表着公司的正规性,即使到案发,左某霞仍不相信公司会涉及诈骗,其主观上从未有过诈骗想法,更没有犯罪故意。

再者,案发前左某霞已经与未婚夫结婚,并因为家庭安排等缘由在案发前向公司提出离职,并已完成离职交接,即使对其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也不会涉及到串供的风险,更不具有危害社会的可能。

所以,即使法院认为左某霞可能涉嫌诈骗,需要依法继续侦查,那么结合当下情况来看,左某霞仍旧符合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定条件,对其采取取保候审措施也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


案件结果:


经安徽省马鞍山市公安局楚江分局查明,左某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其做出终止侦查的决定。


案件小结:


随着国家对电信诈骗打击力度的不断加大,在实操过程中,像左某霞这样的案例逐渐增多,当事人疏于对法律的认知,在到案后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将自己推入不利的境地。作为刑事律师,不仅要在庭审现场为当事人辩护,案件推进过程中对当事人及时的科普更为重要,有时甚至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果。另外,在整理查阅卷宗时,针对涉案公司的规章制度以及重要会议记录等材料,也是需要辩护律师仔细筛查,从中剥离出有利证据,用于呈堂证供。

而广大求职者在求职时一定有切记擦亮双眼,并非只要与自己依法签订用工合同,缴纳社保的公司就是正规公司,对公司的主营业务也要有基本了解。在入职后,如若察觉公司情况有异,也要及时扼腕,寻求专业人士帮助,在最大程度上降低风险。

1801999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