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涉嫌故意伤害罪,最终检方不予起诉

2020-05-12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案情介绍:


涉案人员夏某某在一次旅途中,在火车上使用厕所过程中,不断被门外的被害人朱某某打扰,在夏某某明确告知朱某某厕所内有人的情况下,朱某某仍不依不饶,甚至谩骂夏某某。夏某某被激怒后,没有有效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是开门与朱某某争执并挥拳打向朱某某,致使朱某某轻伤。

事件发生后,乘务员第一时间联系铁路公安处,夏某某在冷静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失,主动到案配合调查,忏悔反思,然而错已铸成,夏某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夏某某的姐姐在知道夏某某的情况后,急忙安顿好家中患病的双亲,都没有仔细收拾行李便来到合肥,委托我所律师代理案件。在辩护律师的努力下,法院最终对夏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律师介入:


辩护律师在接受委托后,先是与案件双方取得联系,明确事实,梳理事件的前因后果。同时,积极主动与受害人沟通,取得被害人谅解并出示刑事谅解书,同时也表示恳请公安机关不再追究夏某某的法律责任。

在与夏某某的姐姐沟通过程中,辩护律师了解到夏某某因为此事丢失了原本令人艳羡的好工作,也和女朋友分手,家中父母害怕夏某某会一蹶不振,也不敢在家中提及此事。出于人道主义,辩护律师在会见与夏某某做了深入沟通,夏某某表示自己确实已经深刻认知到错误,并做好为此付出代价的准备。

在受害人表示谅解,夏某某的悔罪态度诚恳的情况下,辩护律师又一次调取了受害人朱某某的治疗记录,对比时间线后发现疑点,并以此作为第三条争议点,向法院提交不予起诉意见书并获得法院认同。最终,法院对夏某某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辩护意见:


在本案中,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夏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情节,已经和被害人达成刑事和解并且取得谅解,依照刑法规定可以免于刑罚,建议法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在案件发生过程中,双方均有一定责任,夏某某没有做好情绪管理,造成朱某某的轻伤,但案发后,经合肥铁路公安处合肥南站派出所电话通知,夏某某主动到案配合调查,并且如实供述整个案件事实,具有自首情节。同时,犯罪嫌疑人夏进进及其家属积极与被害人调解沟通赔偿问题,被害人朱某某自愿对夏进进出具谅解书,并明确表示谅解夏某某的行为,承诺不再就此事追究其民事、刑事责任,同时也恳请司法机关不再追究夏某某的刑事责任。结合夏某某真诚悔罪的表现,辩护人认为其符合犯罪情节轻微的情况。

另外,根据在案卷宗显示,被害人朱某某经鉴定为轻伤一级无异议,但是本案证据中缺乏被害人朱某某病历材料的直接证据,且被害人朱某某于2018年4月30日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检查,却在2018年5月14日在桐城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从受伤到治疗时隔14天,在无相应病历材料的佐证之下,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害人朱某某的伤情系夏某某导致。

夏某某在案件发生前,一直是他们村子的骄傲,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的他在世界五百强公司上班,与女友相处和睦。案件发生后,夏某某不仅丢掉了工作,其女友也离他而去,夏某某已经深刻认识到一时冲动的代价,并真诚悔罪,表示自己以后在情绪管理方面一定多加注意。

夏某某家境清贫,父亲患有淋巴细胞癌症,需要定期到医院检查治疗,母亲罹患糖尿病多年,一直靠药物维持。在夏某某出事后,二人郁郁寡欢,唯恐夏某某从此一蹶不振再无出头之日,以致病情加重,更添新痛。

综上,辩护人建议法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充分考虑犯罪嫌疑人夏某某的悔罪态度,给夏某某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对本案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案件结果:


合肥市铁路运输检察院经过调查,结合本案实际情况与犯罪嫌疑人辩护人辩护意见,对夏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案件小结:

在代理案件的过程中,即便受害人有合法合规的伤情鉴定报告等证据,也仍不可贸然定论,对于受害人所提供的病历等资料需要多加查实,核对时间线,推敲基本逻辑,在现有的证据下尽最大可能为当事人争取争议空间。


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意气用事,但法律是社会缔结的最后契约,无论本意如何,触犯法律便要承担相应后果,过失可以忏悔,但造成的影响不可挽回,在情绪失控的一刹那,按下暂停键,也许日子依旧如常。

1801999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