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涉嫌非法买卖弹药罪,万舟律师为其争取到缓刑

2020-05-12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案情介绍:


涉案人员吴某自小对各式的枪弹颇有兴趣,喜爱加之怀念小时偷偷用弹弓射击树上果实的回忆,让吴某鬼使神差的通过渠道购买了一把气枪及数发铅弹用于收藏,商家还赠送了部分铅弹,然而后,吴某把玩的新鲜感渐渐消失,不久便将气枪与弹药关进储藏室,束之高阁。

然而灰尘落的再厚也无法改变它是枪支的事实,在销售枪支给吴某的犯罪团伙落网后,办案民警顺腾摸瓜,找到了吴某并抓捕其归案。

吴某的家属在合肥多方打听,委托我所刑辩律师为吴某辩护,最终,吴某以非法买卖弹药罪被法院判处缓刑。


律师介入:


在接受吴某家属委托后,辩护律师第一时间向法院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并获得法院支持,吴某获得取保候审后,辩护律师与其进行多次沟通交流,针对买卖枪支的细节部分做重复核实,并对购买枪支的意图以及最终的使用目的进行证据搜集。

在发现吴某买入枪支后只用于自身欣赏与把玩这一事实后,辩护律师思考吴某的行为是否可定性为非法持有枪支罪,但由于吴某持有铅弹数量较少,不具备构成相应罪名的条件,此条辩护思路被否决。

此时辩护律师没有气馁,而是积极与法院沟通,在了解到法院倾向于将吴某的行为定性为非法买卖弹药罪后,辩护律师主动将本地区近年来所有相关案件的判决情况搜集汇总,并从刑法学、社会学等多重角度对罪名进行详细剖析研究,最终形成辩护思路。

辩护律师针对个人辩护思路,对吴某购买气枪时的相关流水证据做了详细对比,同时调取被抓获的售枪团队相关卷宗,发现在罪名定性上的争议空间,最终争取到了缓刑的判决。


辩护意见:


在本案中,辩护人通过大量详实的案例资料研究,在了解本案事实基础上,依据相关案件事实及证据,对吴某涉嫌非法买卖弹药罪的行为作出如下辩护。

从吴某的行为表现来看,其并没有将弹药交易流转的故意,仅作为个人爱好收藏气枪,其行为是否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有待商榷。刑法所规定的非法买卖弹药中的“买卖” 应当理解为具有流转交易性质的行为,正是这种流转交易破坏了国家对特定物品的管制秩序,形成为刑事违法性的逻辑基础。吴某在不以出卖为目的的购买弹药的行为,是基于爱好、收藏等动机,购买后予以存储或者把玩,其目的在于维持对弹药的持有,而不是实现对弹药的传播与流转。

从文义层面解析,吴某仅仅达成“买入”动作,并没有将气枪弹药进一步“卖出”;于社会学而论,如果将单纯购买弹药行为认定为非法买卖弹药罪,则非法持有弹药罪的成立空间几乎被压缩殆尽,而非法买卖弹药罪则大行其道,这有悖于刑法谦抑理念;最后,从目的论论证,犯罪的实质是侵害法益,刑法的目的是保护法益,评价一行为是否构成某罪,应当考量该行为对受保护的法益是否造成侵害或者构成威胁。弹药犯罪的共性都是破坏了国家对弹药的管制秩序,但买卖行为引致的弹药间的传播与流动性,对公共安全则会构成实质的危害与更深的威胁。吴某的目的仅仅停留在维持对弹药的持有,而非实现对弹药的传播与流转上,因此,定性为非法买卖弹药罪是否合乎法理,辩护人希望院方有更慎重的斟酌。

另外,如若合议法庭不认定吴旺平的行为为非法买卖,而认定为非法持有,应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认定吴旺平无罪。根据我国刑法相关司法解释,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的定罪标准中明确对私藏的气枪弹药做出了数目规定,而犯罪嫌疑人吴某持有的弹药数量低于规定数目。在法律规定不明确、法律规定相冲突、法律与常识相悖、法律与政策相左、涉及公共利益和个人权益的案件中,法官在法律适用方面必然要进行自由裁量,而本案便是需要法官充分行使自由裁量权的典型案例。

最后,结合售枪团伙成员的证言证词以及现有证据可进行初步推断,犯罪嫌疑人吴某实际购买的弹药总数并没有达到500颗,并未达到非法买卖弹药罪的相关定罪标准,因此对于罪名的确定上,辩护人存有一定异议空间。

综合上述理由,辩护人恳请法院对于吴某非法买卖弹药罪的定罪可能再度考量,或酌情判处缓刑。


案件结果:


安徽省蒙城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辩护人通过对被告人吴某犯罪事实、犯罪情节的分析与被告人认罪悔过情节的综合考量,提出对被告人吴某不认定为构成非法买卖弹药罪或者判处缓刑的辩护意见。

最终安徽省蒙城县人民法院部分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对被告人吴某做出判处缓刑的处罚。


案件小结:


刑法法条众多,规定繁杂,部分罪名与罪名之间的区分空间其实并不够清晰,这份空间,恰恰是刑辩律师的方圆之地。在遇上难以定性的案件时,大量案例考究,多重角度切入分析,就成为辩护时必要的准备,同时,在公检法三方对于案情定性都存在一定争议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往往是极易被忽视,却举足轻重的一个环节,适当针对自由裁量权提出一定辩护建议,有时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枪支弹药一向是我国的重点管制物品,不同于其他管制物品,其破坏力与造成的社会危害都是极为重大的。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着大量与吴某一样出于喜爱、虚荣、猎奇等心理收藏枪支弹药的人,他们并无恶意,却因为“收藏品”的特殊而尝尽牢狱之苦。


对于这些人来说,收藏是一种爱好,但对于社会上其他遵纪守法的公民来说,被他们束之高阁的“珍藏品”,却是一种实打实的隐患。所以,不论是对个人还是集体,收藏甚至买卖管制违禁物品,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

1801999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