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交通肇事后逃逸致人死亡与故意杀人罪的界分

2019-09-16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一、两行为的区分

    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受到重大损失,依法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刑罚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离现场,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助而死亡的行为。一般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因逃逸致人死亡”的性质更为恶劣,危害更为严重,因为这种行为直接导致了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因此,《刑法》对这种行为规定了更为严厉的刑罚,即“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为结果加重犯。

    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交通肇事后逃逸致人死亡与故意杀人的界限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客观行为方面,“交通肇事后逃逸致人死亡”表现为消极的不作为,即行为人肇事后因惧怕法律追究,违背其先前肇事行为引起的救助义务,置伤者死生与不顾,逃之夭夭;而故意杀人罪通常表现为积极的作为,如果行为人以积极的作为去促使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那么应当定故意杀人罪。二是主观方面,肇事者逃逸时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适用“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规定;如果行为人抱有直接故意杀人的主观心理态度,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那么应当定故意杀人罪。

    上述分析是以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为支撑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该《解释》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将被害人带离事故现场后隐藏或者遗弃,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显然,第五条包含了放任故意行为,第六条只限于希望故意行为。


二、案例分析

    发生交通事故后是否是故意致人死亡在实践中往往难以区分,在一些案例中可以窥得端倪,不少是交通肇事罪起诉,最后定罪为故意杀人罪,也有一审定为故意杀人罪,二审改为交通肇事罪。从下面的案例我们对此加以分析

    冯成解,农民。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于2013年7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8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逮捕。

    法院查明2013年6月3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冯成解驾驶轻型普通货车,搭赵章华沿X161线由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往恭城瑶族自治县县城方向行驶,当车行驶至X161线6KM+690M路段时,将行走在道路东侧路边的老年人龙某甲(82岁)撞倒,车辆刹制前行十余米停下,冯成解下车后因不想承担法律责任,将伤者龙某丙抱至道路东侧水沟外数米远的芋头叶下隐藏。冯成解返回车上后,赵章华在不知道冯成解藏匿伤者的情况下,喊冯成解驾车逃离事故现场。2013年6月3日早上7时53分龙某甲被群众发现并报警。经法医检验鉴定,被害人龙某甲被撞后致重度颅脑损伤并大出血休克,于事发后约3至6小时死亡。

关于此案,法院认为上诉人冯成解发生交通肇事致被害人受伤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将被害人抱至路边芋头叶下隐藏并逃逸,致使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因此,冯成解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判决认定冯成解犯故意杀人罪不当,应为交通肇事罪的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采纳。并判决如下:冯成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对于案,辩护人辩解称冯解才只是害怕承担责任,所以才将伤者搬到芋叶处,其主观上并没有杀害伤者的故意,且冯解才不清楚当时伤者是否死亡,可能当时伤者已经死亡,所以冯解才的行为不是故意杀人罪而是交通肇事罪。

    但从裁判文书网这个案例我们可以得出以下重要信息:一、冯解才在将龙某甲撞到后为逃避责任将伤者抱至数米远的芋叶下隐藏;二是龙某甲在被撞后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在事发后36小时死亡。从这些信息中可以看出,上诉人冯成解发生交通肇事致被害人受伤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将被害人抱至路边芋头叶下隐藏并逃逸,这种情况下,伤者处于隐蔽的地方,在肇事者本人拒绝救治且阻止他人救治的情况下,等待伤者的唯一可能性就是死亡。当死亡是唯一结果时,不存在放任故意,只能成立希望故意并且,当时伤者并未死亡,而是在等待治疗无果时死亡。因而,此案定性为故意杀人罪

199560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