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放“高利贷”行为的刑法评析

2019-09-10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作为金融现象,高利贷的消极影响已渗透到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对于个人借贷而言,高利贷的复利模式往往在极短时间内让借贷者背负上巨额债务,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借贷者极易因背负巨额债务压力而采实施极端行为;对于利用高利贷资金发展的企业而言,一旦资金断链,企业将遭受毁灭打击此外,高利贷是刑事犯罪的重要诱因,受高额利润驱使,几乎所有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甚至涉恶、涉黑类犯罪案件中,都有高利贷的身影。因此厘清高利贷的行为模式,分析高利贷行为的规制思路,已成当务之急。


一、高利贷的认定标准

    高利贷是指超过一定利率的贷款。具体而言,高利贷的标准是以年利率是否超过36%为标准,年利率不超过36%的都不属于高利贷。(1)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约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借款利率的规定。2)《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中曾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不过该标准已经被新的标准取代。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由此可见,自上述司法解释施行后,高利贷的标准是以年利率是否超过36%为标准,年利率不超过36%的都不属于高利贷。


二、放高利贷行为能否构成非法经营罪

    有观点认为,放高利贷行为不但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而且具有刑事违法性。发放高利贷行为违反了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兜底条款的规定,构成非法经营罪。近年来,司法实践中认可这种观点的人逐渐增多笔者将对这一观点详细评析。

认为应当构成非法经营罪的观点,其理由主要如下:个人或单位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发放高利贷行为且情节严重的,符合非法经营罪的犯罪构成。其一,这种行为违反了国家规定。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以高利贷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出借资金行为法律性质问题的批复》:非法发放贷款行为是指:未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以营利为目的,向不特定的对象出借资金,以此牟取高额非法收入的行为。根据国务院发布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动取缔办法》下简称《办法》第四条“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的下列活动:……(三)非法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的相关内容,……非法发放贷款行为属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属于《办法》明令禁止:“设立非法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其二,这种行为属于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发放高利贷的实质就是放贷者充当银行的角色,经营银行所从事的借贷业务,这种放高利贷行为不同于普通民间借贷,以牟取高利为目的,逃避银行监管,违反了国家金融制度,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市场秩序。

    这一观点有其合理之处,在之前的司法实践中,也不乏拥护者。但细想之下,放高利贷行为虽然存在不忽视的社会危害性易诱发其他犯罪放高利贷行为本身不具有刑事违法性高利贷易诱发犯罪并不等于放高利贷行为本身就是犯罪而且我国刑法也没有相关条文直接将放高利贷行为定性为犯罪,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罪刑法定原则,放高利贷行为也不宜认定为犯罪。

    此外,非法经营罪是行政犯,必须以违反国家规定为前提。刑法意义上的国家规定是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和决定,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认定高利贷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的主要依据是《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和《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以高利贷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出借资金行为法律性质问题的批复》,这两者仅仅属于部门规定,而非刑法意义上的国家规定,因此发放高利贷行为难以适用非法经营罪的第四项兜底条款。

    再者,非法经营罪侵犯的是特许经营制度。《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在明确列举了非法经营专营专卖物品、买卖经营许可证或批准文件等非法经营罪客观行为方式的同时,还为其设置了兜底条款,从该法条的立法目的看,设定非法经营罪,意在维护国家对特定经营活动的行政许可制度。因此该兜底条款应当指向其他的以牟利为目的,侵害国家特许经营许可制度,破坏市场交易正常秩序的行为。

由此,认定放高利贷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显然是欠妥的。

    当然,如果上述理由仅是从理论角度阐述这一行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理由,那么最高院近期的一份批复则是直接肯定了这一观点。2012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何伟光、张勇泉等非法经营案的批复》中指出:放高利贷是否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关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尚无明确规定,故对何伟光、张勇泉等人的行为不宜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三、放高利贷行为可能构成何种犯罪

    对于放高利贷行为不以非法经营罪予以规制并不意味着对这一行为刑法置之不理,相反,依据现有法律规定,放高利贷行为极易构成以下几个罪名:首先,高利贷通常并不会单一表现为放贷行为,其经常伴随着暴力、恐吓行为,极易引发非法拘禁、绑架、伤害、诈骗等刑事犯罪;其次,在高利贷活动中,如果高利借贷再高利转贷达到一定数额标准的,将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再者,以转贷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且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构成高利转贷罪;最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还将构成集资诈骗罪。


199560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