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强制侮辱罪与侮辱罪的区别

2019-08-30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一、案情引入

    被告人姜晓国与被害人刘某系夫妻。2018年11月25日凌晨零时许,姜晓国饮酒后与刘某在崇州市某厂员工上下班必经之路附近因情感问题发生纠纷,姜晓国强制将刘某的衣服和裤子脱掉,致刘某全身赤裸被过往路人围观,并对刘某进行撕咬、殴打、踢踹,导致刘某右耳、嘴角均被咬掉一部分,鼻翼、嘴角被咬破,头部鲜血淋漓,头部、脸部、乳房、下身、腿、手多处被咬伤,全身多处被殴打致淤青。经鉴定,刘某面部瘢痕构成轻微伤,右耳廓损伤构成轻微伤。民警到达现场处理该起妨碍治安事件,并带姜晓国离开现场时其拒不配合,并以脚踢、撕咬等方式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致两名民警不同程度受伤。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姜晓国在公众场合强制脱掉被害人刘某衣物致其私密部位暴露在公共场所,同时被过往路人围观,民警到达现场处理该起妨碍治安事件时姜晓国拒不配合,并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其行为应当以强制侮辱罪、妨害公务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辨析:该案究竟是侮辱罪还是强制侮辱罪

    首先需要厘清两个罪名的区别:


    (一)两者侵犯的客体不同。侮辱罪侵犯的实质客体是抽象的人格尊严和名誉权,而强制侮辱罪所侵犯的客体除了妇女的人格尊严外,还包括妇女性的不可侵犯权。另外,由于强制侮辱罪其犯罪对象的不特定性(即行为人侵害的对象往往是在犯罪行为实施中随机选择的),造成了对社会正常生活秩序的侵害,而侮辱罪的客体并不包括这一点。
    (二)两者的主观方面不同。侮辱罪中,行为人一般出于报复、嫉妒、泄愤的动机,目的是为了贬低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而在强制侮辱罪中,行为人往往是出于填补空虚的精神,寻求精神上刺激的流氓动机,其目的性不是很明确。
    (三)两者客观方面特征存在不同。侮辱罪和强制侮辱罪有时在客观行为表现上有许多相但两者仍存在着本质的区别:首先,侮辱罪客观上有侮辱他人的行为,侮辱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即暴力侮辱、言词侮辱、文字侮辱,而强制侮辱罪则只表现为暴力侮辱,即行为人客观上必须实施暴力、威胁等强制手段,使被害人不能、不敢、不知反抗;其次,侮辱罪中行为人的侮辱行为必须是公然进行的,所谓公然是指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或者是能够使第三者看到、听到,而强制侮辱罪则无公然性的限制,即私下里强制侮辱妇女的亦可构成此罪;第三,在侮辱罪中,被害人是否在场,行为人都可实施侮辱的行为,并不影响犯罪的成立,而强制侮辱罪则要求必须当场对被害人实施犯罪行为。

    (四)两罪的主体不同。侮辱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而强制侮辱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男性,女性一般只可能成为此罪的共犯。



三、结论

    本案应当认定为强制侮辱罪,因为在案件中,被告人与被害人发生感情纠纷,为泄愤通过采取扒光衣物、拍摄裸照等暴力手段侮辱被害人,而并无寻求精神刺激的动机,其行为符合强制侮辱罪的构成要件,定性为强制侮辱罪更为准确。另外,从犯罪对象上来看,本案的犯罪对象是特定的,被害人和被告人是夫妻关系,被告人之所以对被害人当众羞侮是有原因的,而并非是在犯罪行为实施过程中随机选择犯罪对象的。

综上,被告人的行为应以侮辱罪论处。法院判决也是如此认定。




199560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