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犯罪 > 正文

集资诈骗犯罪相关问题

2018-11-14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一、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如何理解吸收资金和投入生产经营明显不成比例 

集资诈骗案件中,有的犯罪分子将诈骗来的资金直接侵吞、隐匿、挥霍,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直接根据该类行为认定犯罪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但是有的犯罪分子通过“庞氏骗局“的方式实施犯罪。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规定: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可以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举例说明,被告人通过集资的方式筹集资金10亿,其中9亿用来周转偿还前期的本金和利息,1亿中的8千万用于公司投资运营,2千万用于个人消费挥霍。对于本例能否认为符合最高法的司法解释,认为筹集资金与生产经营活动明显不成比例?

实践中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进行整体比较,认为筹集资金10亿,只将其中的8千万用于公司运营和投资,10亿与8千万明显不成比例,符合最高法的解释应当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成立集资诈骗罪。观点二认为虽然吸收10亿,但是其中的9亿只能用于还本付息,被告人实际使用的只有1亿,而1亿中的8千万用做公司经营,比例适当不符合最高法的规定,不能认定为集资诈骗罪。

目前对此类案件多采用观点一,通过整体比较的方式认定为集资诈骗罪。但整体比较的观点会使集资诈骗罪的范围扩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范围减小。目前多数承诺还本付息的金融平台为了维持平台的运转必然要将吸收的财产中的大部分用于还本付息,能够用于公司经营的财物相比吸收的全部财产不成比例,依此观点该类平台均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构成集资诈骗罪。

在实践中如果进行整体比较,确实使得大量利用互联网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案件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罪,架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并且仅以被告人实际控制的资金进行比较时,依然可以认定非法占有目的。在实务中多数案件被告人用作投资的财产中的大部分开办“皮包公司“,进行虚假宣传,该投入不属于生产经营,同样可以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成立集资诈骗罪。


二、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案件中主从犯的认定 

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案件中,侦查机关有时将公司中的全部或者大部分人都列为犯罪嫌疑人,但有许多的底层人员对于公司从事诈骗活动不了解。此类案件中根据不同主体区分不同刑事责任。

1.集资诈骗案中是否仅能认定一个主犯。以集资诈骗案是否只将实际控制人一人认定为主犯为例,虽然整个犯罪的模式,公司的运营方式都由实际控制人一人制定,但该公司的其他高管都能享受由犯罪所得的利益,此种情况下仅将实际控制人一人定为主犯是不合理的,虽然其一人设计了犯罪模式但仅凭一人无法管理整个公司,而是得到其他高管共同管理、经营。所以根据其他高管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认定为主犯也是合理的。

2.公司的财务负责人能否认定为主犯。如果财务负责人掌管公司财务的同时也参与公司事项的决策,可以认定其对公司事务有控制能力,在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因此认定为主犯。如果该财务负责人没有参与诈骗行为,仅将骗得的财产计入公司账目,此时财务负责人仅起辅助作用,应认定为从犯。

3.普通员工是否能够定罪。从刑事政策角度考虑,普通员工人数多,对公司的犯罪行为不知情,员工能将其非法所得退还的可以不认为是犯罪。在犯罪构成角度考虑,其对公司诈骗手段知情,知道该情况后仍积极参与的,即使人数众多也应定罪处罚。


三、投资参与人的地位问题 

目前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中大量投资人钱款被骗,无法追回。这些人是不是被害人?如果作为被害人,那么在一些集资诈骗案件中,参与投资活动的人员成千上万人,但是不可能全部都把诉讼文书发放给他们,都让他们到庭参加庭审。根据司法解释规定,将其认定为集资参与人,目前法院发布公告,由被害人代表参与庭审,表达诉求。


199560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