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犯罪 > 正文

非法集资案件的处理

2018-11-14 专注刑事法律服务


一、P2P平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认定 

在最近频频“爆雷”的P2P案件中,多数P2P平台被认定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P2P平台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应满足的条件为没有经过批准进行公开宣传并且向社会公众承诺还本付息吸收不特定公众的资金。虽然有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但是在实际审判中还是存在模糊之处。譬如非法性,有些P2P平办理了金融信息服务许可证,但是该许可证性质为金融服务中介,并不能开展金融业务。如果按照许可证的范围从事金融信息中介服务,则平台仅限于在借款人与出借人之间进行联系,撮合。一个合法的P2P平台,相关的借款合同,借款利息的约定,抵押物的控制都发生在借款人与出借人双方,平台只是中介不参与到借款中。

P2P平台是否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实务中以是否形成“资金池”为判断标准,要守住法律底线,采用“实质认定“,即平台是否实际控制借贷双方的资金,如果平台控制出借人的资金,借款人的还款及利息以及提供的抵押物等财物的,就可以认定形成了“资金池”符合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形,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但实践中存在虽然P2P平台向社会公众公开宣传,承诺还本付息,但是平台本身不形成“资金池”,将财物放在出借人账户中。平台控制出借人的账户,与出借人约定在其有借款需求时,平台随时将财物转出,向他人提供资金。同时相关借款利息,抵押物占有都是由平台进行规定、控制。在此情况下由于平台没有形成非法“资金池”,不满足变相吸收存款的条件,难以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在外在表现上,平台虽然没有形成非法“资金池”,但对出借人的账户却形成实际控制,能够随时调取资金。同时平台自己规定借款利息,自己占有控制借款人提供的抵押物,变相形成“资金池”,要进行实质认定,对该种情况应当予以打击。


二、公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后,亲友投入的资金是否应予以扣除 

P2P平台涉及数额巨大,在平台“爆雷”之后,动辄涉及千万、上亿的资金,有的甚至超过了十亿、百亿。此类案件审判过程中,有被告人辩称犯罪涉及资金中包括亲友的财产,计算时应当扣除该部分。由于经济犯罪量刑与数额相关,因此对该部分亲友的财物是否扣除,关系着对被告人的量刑。

对此问题,有观点认为应当在犯罪数额计算中扣除该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12月13日出台的《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该解释明确规定在亲友内部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变相吸收,所以被告人所吸收的存款当然应当在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

有观点认为对该问题在认定时应当分为不同阶段,最高法的司法解释规定的是在没有向社会公众公开宣传之前所吸收的亲友的资金不属于非法吸收,应当进行扣除。在公开宣传后,被告人通过与亲友签订借款合同的方式借得的资金,作为自有资金投入犯罪的,也应予以扣除。但实践中大部分被告人的亲友在被告人的宣传后认为有利可图,希望通过该种方式获取利益,将资金交给被告人,与其他社会公众的待遇条件都相同的,该情况下亲友的地位也与其他社会公众相同,所以此情况下资金不应予以扣除。


三、资金到期后再次投入的,犯罪数额如何计算 

有些投资人将其资金反复投入一个平台之中,在一期投资到期后,将本金连同利息又再次投入该平台,进行下一期投资。例如投资人在某平台上投资了为期3个月,本金为100万元的投资,3个月后获利10万元,之后又将所有的110万元再次投入该平台,后该平台被认定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类似案件的犯罪数额应如何计算,在实践中有两种观点:

观点一认为应当以投资人实际投入的金额计算。以前述案例为例,犯罪数额只计算100万元,因为虽然对外表现为200万元投资,但其实际支出只有100万元,只是多次进行投资,延长投资周期。

观点二认为前后投资数额应当累计计算。非法集资案件借助互联网平台扩大其影响力,受害人数量庞大,如果按照观点一对本金、利息、投资周期详细的计算十分困难,所以在实践中也多采纳第二种观点,按照投资的周期进行累积计算。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侵害的法益为金融管理秩序,衡量金融秩序的破坏程度标准包括犯罪涉及金额与侵害时间的长短,按第二种观点重复计算更有利于体现犯罪的危害程度。


1995602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