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强奸罪,二审辩护撤销指控

2020-05-12

案情介绍:


涉案人吴某与朋友做生意期间,在贵州省兴义市某宾馆住宿期间内,一次醉酒回到酒店,与前台还未成年的工作人员徐某发生了关系,事后徐某报警指控吴某强奸罪。一审法院审理本案后,认定事实为吴某让前台服务人员小徐帮其开房间门,并在开门后,将其按在床上强奸。一审法院判处涉案人吴某强奸罪成立,有期徒刑四年。吴某对判决有异议,委托安徽万舟律师事务所为其上诉辩护。上诉至贵州省黔西南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发回重审裁定,最终检察院撤回起诉,吴某无罪释放。


案件推进:


2017年4月6日晚,涉案人吴某和朋友,在贵州省兴义市一位老乡家晚饭后,回到入住酒店。吴某没带房卡,请前台徐某帮助开门,随后进入房间后两人发生了关系。

2017年4月7日中午,徐某和母亲一起,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指控吴某强奸罪。

2019年1月8日,贵州省安龙县人民法院,对于本案做出刑事宣判,判定嫌疑人吴某,犯强奸罪,有期徒刑四年。

2019年1月14日,贵州省安龙县人民法院做出了取保候审决议,对吴某采取取保候审6个月的强制措施。

2019年3月7日,吴某委托安徽万舟律师事务所刑辩律师,作为其上诉辩护律师,代理本案。


律师介入:


接受委托后,辩护律师针对委托人吴某,做了详细的案情笔录,了解案件发展的真实情况,找寻指控罪名的争议焦点。并赶到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调取卷宗材料,结合证据以及证人证言,针对指控罪名的构成,证据链剖析,与检察院积极沟通案情情况。

在查阅案情的过程中,律师通过比对证人证言,时间线推进,案情模拟推演,尝试还原事实。在原指控中,发现了多处极易忽略的矛盾点。

首先,吴某回到酒店后,在前台短暂停留,然后被害人徐某,与吴某一同进入电梯,电梯监控显示两人有说有笑,吴某对徐某进行肢体接触,徐某并没有抵抗。且犯罪进行时,徐某并没有向外呼救,在事发后,也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向当事人索要巨额钱款。

其次,从两人回到房间,到被害人徐某走出房间,一共历时5分17秒,被害人徐某三次口供中,对这一时间的供述有极大的出入,且在这个时间内,完成强奸的一系列动作,显然是不合情理的。被害人从房间离开时,衣物无损,没有受到明显伤痕,也与她遭到强奸后的激烈反抗形成了矛盾。

诸如此类的矛盾点,都是律师在阅卷和案情模拟中,推演出与指控罪名相悖的推论。办案律师参阅大量的文书案件,找到事实的佐证框架,并开设了案情讨论小组,还原案件真相,形成辩护思路。


辩护意见:


本案通过时间线的还原,发现了诸多疑点。辩护人将本案有罪的推论,分成案发的事前,事中和事后三个阶段,事前根据两人的态度,被害人主动进入房间等细节;事中通过案发时间短,受害人衣物完整并无破损,全程没有呼救;事后受害人的反馈并不是报警,寻求家人帮助,而是找朋友协商,索要高额赔偿。

辩护人通过时间线,串联出被害人的心态矛盾,与指控相矛盾的地方。另外,辩护人对指控中的证人证言,物证和书证,提出了质证意见,认为其中存在这多处矛盾,并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并对于事实,提出了不同的猜想。

就徐某与吴先生的一系列动作,可猜想案件存在不同的可能性,两人原本达成了钱色交易,但是在交易完成后,徐某希望得到更多钱财,被拒绝后,改口声称被强奸。另一种可能是徐某听到吴某的朋友敲门,害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交易行为,对自己产生恶劣影响,从而推翻了之前的交易默契,声称被强奸,向吴先生索要高额赔偿。故而报警时间比案发时间延后,且中间不断在做赔偿金额的拉扯。

由于现场证据可以推导出不同的事实,初审判决的罪名不具有唯一性,所以辩护人依法向法院提出建议,撤销对于当事人吴某的有罪指控。


案件结果: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辩护律师通过证据分析、事实认定发表了当事人吴先生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要求二审法院改判当事人无罪;二审法院经庭后合议,作出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原审法院重审的裁定;

发回重审后,辩护人积极贵州省安龙县人民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多次沟通,指出本案证据方面存在的瑕疵以及结合整案证据不能排除本案系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的合理怀疑,要求检察院在没有新的证据情形下撤回起诉;同时多次和安龙县人民法院承办法官沟通,要求重新对案情事实,证据和罪名进行研究。最终安龙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9.16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安龙县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同意撤回对当事人吴先生起诉的申请,至此本案当事人吴先生不构成犯罪。


案件小结:


本案一审法院给当事人判处了强奸罪成立,有期徒刑四年。但是在委托人来到律所陈述案情时,辩护律师敏锐的发现了本案的疑点,于是对委托人吴某进行了详细的问卷笔录,还原法律事实。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时间线与主观情绪不符,而对于委托人所不利的部分,是所有的证人证言都指向委托人的犯罪成立。通过阅卷,辩护人发现言辞证据多为被害人转述,质疑其真实性和合法性。

推翻指控罪名的证据支撑,辩护律师依托视频证据,和案件推演,提出了对于罪名的合理怀疑,最终帮委托人维护了合法权益。在刑事案件中,辩护律师的工作,不仅需要强大的专业支撑,对待证据,证人的敬畏,另外需要抗住巨大的压力。尽管一审判决结果不好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大的空间可以争取!

18019999977